美空军扩军加速推进

美空军扩军加速推进

据外媒近日报道,美国空军负责采购事务的阿诺德·邦奇中将表示,美空军研制的两种高超声速武器预计于2022年具备初步作战能力。事实上,高超声速武器只是美空军发展的一个方面,还有多项举措正在美空军加速推进。然而,美空军的发展目标背后也有重重挑战,值得进一步观察和分析。

远征化——

跨域协同联合作战

远征化一直是美空军的发展趋势。从阿富汗战争到伊拉克战争,都是美军远程机动打击别国。为强化这方面能力,美空军组建了10支航空航天远征部队,并将大多数作战部队和作战支援部队编入其中。每支远征部队1.5万人左右,编有战斗机、攻击机、轰炸机等作战飞机约180架,以及预警机、加油机、运输机等支援保障飞机若干架。航空航天远征部队并非行政编制,而是联合作战编组,以保证联合作战司令部能获得来即能战的空军部队。10支航空航天远征部队编成5组,日常保持两支处于战备值班状态,以提升空军的快速反应能力。

近年来,为顺应美军联合作战“跨域协同”要求,空军提出“多域指挥与控制”概念,并着力推进作战理论、体制编制和武器装备等方面完善,期望使各作战域之间能够互补增效,从而获得完成任务所需的行动自由。前不久,美空军宣布把负责网络战的第24航空队和负责天基情报侦察的第25航空队,合并为新的第16航空队。这实际上是对信息作战力量的一次整合,也是落实“多域指挥与控制”概念的一项举措,目的是更好地利用太空和网络空间的作战优势,强化空中作战能力。

智能化——

有人与无人机编组

在军事智能化加速发展的今天,美空军作为高技术军种,始终位于智能化浪潮的前沿。此前,由于担心无人机抢了自己的“饭碗”,美空军飞行员曾一度抵制发展无人机,但“捕食者”“死神”“全球鹰”等无人机在伊拉克战场和阿富汗战场上的出色表现,使得无人化趋势不可逆转。当前,无人机的智能化程度还不太高,多数无人机要靠人来遥控操作,比如阿富汗战场上的有些无人机,就是由美空军第432联队的操作人员控制。但是,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无人机的智能化和自主化程度会越来越高。

目前,美空军已开始探索有人与无人系统协同编组和无人系统自主编组的作战方式,主要有“忠诚僚机”、无人机“蜂群作战”等项目。“忠诚僚机”项目致力于实现五代机F-22、F-35与无人战斗机的协同作战,通过五代机飞行员控制无人机,并进行半自主或自主化的协同作战,提高编队的整体作战效能和五代机的生存能力。美军研制的“女武神”无人战斗机具有高隐身、长航时、低成本的特点,将成为五代机遂行作战任务的“左膀右臂”。未来,美空军无人机可能从中小型向大型发展,如正在研发的新一代B-21战略轰炸机,就具备有人与无人两种操控模式,既可以由飞行员驾驶,也可以无人自主遂行任务。

谋突防——

隐身和高超声速武器

为提高在未来战争中的生存和突防能力,隐身技术已经成为美空军新型战机的标配,从五代机F-22、F-35,到现役的B-2和正在研发的B-21战略轰炸机,都具有隐身能力。为了进一步保持和扩大空中优势,美军《2030年空中优势飞行规划》提出发展“穿透型制空”战机。该机型也被称为“第六代空中优势战斗机”,不仅将具有更好的隐身能力,同时具备更高的智能、更大的航程和更强的火力。

高超声速飞行器是指飞行速度大于5马赫的航空航天飞行器,在技术实现方式上主要分为吸气式(航空发动机推进)和非吸气式(火箭发动机推进)两种形式。美国陆军、海军、空军都有高超声速武器研发项目,其中空军占的份额比较大。美国空军和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联合研发的X-51A“驭波者”高超声速飞行器,已多次进行发射试验。

美空军还在推动高超声速武器项目发展,主要有高超声速常规打击武器“钢锯”和空射快速反应武器“箭”,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两种武器。据报道,今年6月美空军使用B-52H战略轰炸机,对“箭”进行了飞行试验。美空军还计划将现有的B-52H、B-1B等飞机改装为可携带高超声速武器的“武库机”。

值得关注的是,X-51A“驭波者”采用的是吸气式技术,其试验成功,表明美军在超燃冲压发动机研制方面已取得了一定的突破。超燃冲压发动机将来装备空军后,不仅会使巡航导弹高超声速化,也可能使作战飞机迈入高超声速时代。

路坎坷——

分家和经费掣肘

一是“太空军”分家带来的挑战。美“太空军”将来独立成军,会分走空军很多国防预算和人员资产,也会使空军在军种间的地位作用大幅下降。空军内部对“分家”计划有不少的反对意见,但恐怕难以阻挡这一趋势。美空军部队曾作为陆军航空兵隶属陆军,独立后借着信息化的光环,风头一度超过“老大哥”陆军,而“太空军”的独立,可能会让历史重演。

二是经费问题带来的挑战。美空军现在虽然有五代机F-22、F-35,但F-16、F-18等四代战机仍占多数,主要原因是五代机价格昂贵,面临有技术但没钱买的尴尬。目前,F-22已停产,F-35只能以中低速逐年采购列装,五代机要完全替代现役的四代机,还需要较长时间。虽然在特朗普政府“重建美军”的背景下,包括空军在内的各军种都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扩军计划,但以美国如今并不算高的经济增速,能否长期保持国防预算较快增长,很值得怀疑。

三是颠覆性技术的挑战。以量子信息技术为例,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目前都在加紧研发这方面技术,以尽快将其运用于军事实践。采用量子信息技术的雷达,可以发现现有隐身飞机和隐身导弹,让其无所遁形。美军一直想用颠覆性技术来颠覆对手,当然也存在被对手颠覆的风险。将来如果有国家装备了这样的量子雷达,美空军如今苦心研制装备的隐身战机将不再隐身,其未来空中作战也将面临严峻挑战。

(责编:陈羽、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ougaard-racing.com